燃烧的芹菜

沉迷声优,惰于摸鱼
墙头很多,特别放飞
谨慎关注,因为一个cp的文很有可能不会出现第二次……大家有缘tag见
具体来说就是条渣渣咸鱼

XXXholic/百四/鸟栖桃木

每每萌上需要自给自足的cp都会让人忍不住深深叹息……总之是写不出大妈那种妖艳的风格了

     他陷在无边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 听不见其他声音,看不见其他事物,感觉不到其他存在。

     除了自己。

     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 百目鬼静低头,看见的是自己骨节分明的手,尚未被几十年岁月与弓弦磨出无数深深浅浅的皱纹,年轻而有力。

     他早已远离“年轻”了----从三十年前或四十年前抑或更久之前。他终究是与那个人不同的,因为他只是个“人”。再怎么常驻那家店,他也只是外来者。

     这么回想起来,他连上一次去那家店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----久得他都快忘了那个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 不过是很多年前最正常不过的弓术练习,拉满弓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吃力。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会老去的,或者说,他本该知道自己在老去,只不过是和那个人一起时他不知不觉就会忘记。那家店里仿佛时间都不会流动----他还年轻,而自己亦年轻,日常交谈也好店里的工作也好,年复一年日复一日,都和最初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  仿佛自己也不曾老去。

      可他和那个人不同。他已经远不如几十年前那样干脆有力,活动手掌时,他清楚地感觉得到些微颤抖。

     他突然就有些莫名的恐慌。这么多年百目鬼静一直如他名字那般心静如止水,少有的几次恐慌都只跟一个人有关----上一次是那个人满身是血躺在碎玻璃中的时候。

     那一次他输给了所谓“必然”,而这一次,他将输给时间。

      他本是那人的见证者,见证亦守护。他的弓箭是武器也是屏障,他自己也是武器和屏障。

      可他老了。

      总有一天他的箭会射偏。

      那么不如选择更好的方向。

      为那人拉开弓弦直到最后一刻,以百目鬼的血缘为保证。

      天晓得他为什么会活得如此之久,后院的樱花枯荣轮回了不知多少次,树干从合抱粗一年年向外扩张树冠都覆盖了半个后院,而他坐在回廊樱花下看了很多很多次樱花,终于寿终正寝在某个平常的樱花繁盛之日。

     想起来自己的一生毫无遗憾亦无可留恋,寿终正寝也没什么好可惜。

     只是在闭眼之前的那一瞬,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人的脸。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