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烧的芹菜

沉迷声优,惰于摸鱼
墙头很多,特别放飞
谨慎关注,因为一个cp的文很有可能不会出现第二次……大家有缘tag见
具体来说就是条渣渣咸鱼

XXXholic/百四/鸟栖桃木/part3

好长受机码得好痛苦……

百目鬼是研究民俗的世家,几乎是在以不可思议的独子单传延续着家族----就像有什么神秘的护佑一般。

寺庙,民俗,弓术。从百目鬼清的曾祖开始,这便是百目鬼家的标准描述语。

百目鬼清对曾祖的印象一直如此模糊又清晰。曾祖从不曾踏出寺庙一步,即使垂垂老矣腰背也不曾弯曲,不太说话,只是偶尔给他讲些民俗,或者独自喝酒,用宽大的手摸他的头。

曾祖很温柔,即使沉默寡言百目鬼清也愿意在曾祖旁边坐一个下午,曾祖有着清净至极的“气”,足以让任何人平静。

但他记不清曾祖的脸。大约是曾祖身上过于遁世的孤高,淡漠得超然世外仿佛得道高僧,让人不禁要去敬仰。因此百目鬼清很少去看曾祖的脸,即使曾祖比谁都温柔,比谁都知识渊博。

在他印象中曾祖就是那样的人,不带世俗感情,让人敬仰也让人敬畏。

偶尔曾祖极淡地一笑,都是在父亲带了些东西回来时----比如清冽的酒和超好吃的便当。

父亲常常外出,有时带着凝重的表情,把他赶走然后和曾祖商谈什么,再匆忙出门,回来时就会带来酒和便当。

包裹布总是深紫色,印着漂亮的镀金花纹,他却从来没有在家里看过。

好奇心作怪他也去问过父亲,父亲只坐正了说,那是百目鬼这个姓所要背负的约定,总有一天你也会面对----当然,做出决定的是你。

于是他越发想知道那个约定。

终于在某一天,父亲拉着尚年幼的他推开了那扇门。

然后他见识到了从未见过的世界。

----在真正了解世界的人面前,世界永远不止一个。

经过了无数装饰着繁复美丽花纹的拉门后,他看见站在回廊下的店长。

并不能算十分英俊的脸,只能说干净苍白,可那人穿着大红的和服,下摆上的蝴蝶仿佛飞舞欲出,手中镂金的大红色烟斗烟雾缭绕,让那张苍白的脸隐隐约约闪烁不定。

慵懒而妖艳,仿佛烟雾,随时会散开消失不见。

店长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回过头盯着院里的樱树,而后淡淡地吐出一口烟。

还真是自作主张得讨厌啊,你们一家都是。

店长喃喃,脸藏在缭绕的烟雾后,看不清表情。随后店长讽刺般地轻笑一声,转过头看着自己:“请多指教了,[百目鬼]。”

曾祖某一天突然递给自己一个精致的盒子。

我死了,就把这个给四月一日。

那是他第一次听见店长的名字。不论是父亲还是祖父,从来只称呼店长为“店长”,在他印象中店长也只是“店长”,每个知道店长的人也只叫他“店长”,无论是否亲密。每个人都带着三分察觉了或未察觉的敬畏。

印象中店长就是那样的人,永不老去,仿佛烟雾让人捉摸不透,难以靠近。

就像曾祖,仿佛已超脱了人类的肉身和情感。

只有那一次,曾祖用再平常不过的平淡语调说“四月一日”,百目鬼清却敏感地从中察觉了“感情”。

只有那一次,他感觉到了曾祖和店长的“存在”。

他们之间的缘早就牵扯得无法分开了吧。即便百目鬼清从未看见他们见面,从未听他们提起对方,可只有彼此,还记得对方的“存在”,深到不能再深的缘。

不知为何,百目鬼清这么觉得。

这坑爹又狗血的剧情哟……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