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烧的芹菜

沉迷声优,惰于摸鱼
墙头很多,特别放飞
谨慎关注,因为一个cp的文很有可能不会出现第二次……大家有缘tag见
具体来说就是条渣渣咸鱼
不太会回消息,但每条评论都会看,感谢每个评论蓝手和红心w

双黑太中‖小巷
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……非要说的话,是冷笑话吧【
没有车,真的

第一次打着架,中也把太宰拖进了小巷,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被狠狠地按在墙上,却在自己的拳头砸上脸之前握住了他的手腕,隔着黑色的皮质手套亲吻他的手心,挑逗般地轻咬,眼神里尽是戏谑。

中原中也只愣了那么一秒,那个名叫太宰治的,厚颜无耻的家伙就贴了上来,揽着他的腰,手指在尾脊骨处流连,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,脸几乎快要贴上来,轻缓的呼吸落在中也的鼻尖上,让他不悦地皱起了眉。

“嗯……中也……”太宰治呢喃着他的名字,故意把每个音都咬得粘粘糊糊的,顺便抵着他靠上了小巷的另一面墙。

好吧,现在形式逆转。

真该死。

虽然无法使用异能,光用体术揍这个家伙一顿也不是什么大事,但在中原中也出手之前,太宰治先一步抵开了他的双腿,膝盖有意无意地擦过中也的大腿根部,偏偏很刻意地避开某个部位。

中也抬头,看见太宰治挑逗似的舔了舔嘴唇。

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蹩脚演技,还非要故意告诉自己那就是演技——一如既往闲得无聊的青花鱼,早点被煮了吃算了。

中也挑眉,看样子他没办法用暴力解决这个局面了。

妈的太宰,户外什么的简直糟透了。

这么想着的中也,突然就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
循着声音来源看去,那个被通缉的人虎就站在小巷外,一脸快要僵掉的震惊。

脚边还有一本很厚的城市地图。

“我……我我我我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!”愣了半晌后人虎慌慌张张地捡起地图,拼命地摆手,结结巴巴地解释,“我、我只是被委托人拜托来找丢失的东西……真、真的没想到这种偏僻的地方还……还……还有人……”人虎脸涨得通红,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被他硬生生地吞了回去。

中岛敦紧紧地把那本城市地图抱在怀里,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,用力地鞠躬:“对不起!!!太宰先生!!!!”

……妈的太宰。

中原中也看着一溜烟跑得没影的人虎,狠狠地朝着太宰治的脚踩下去。




第二次打架的时候中也落地失败,一脚踩空了小巷里的垃圾桶摔下去。狭窄的小巷几乎墙贴着墙,眼看中也就要撞上墙壁时,太宰治伸手揽住了他。

这个时候给他一拳,应该会很爽。

被圈在怀里的中也这么想。

太宰治把头埋在中原中也肩上,温热的吐息在中也的脖颈处流连,刺激得中也有些发痒。

“……中也……”太宰低声叫着他的名字,咬住了他的项圈。

属狗吗这家伙。

太宰一边叫着他的名字,一边舔舐他的脖颈,吐息混着粘腻的触感让中也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。

然后他很清楚地听到了一声嗤笑,仿佛嘲讽一般。

得了便宜还卖乖啊这家伙。内心的不满瞬间积累了起来,中也想要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家伙再给他一拳,然而揽住他的手突然很不安分地伸进了他的衬衫里,灵巧有力的手指顺着脊梁骨滑下来,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,触电般的感觉一下通遍了中也的全身。

“中也。”太宰治用一贯轻佻又有些上扬的语气叫他的名字,像是在暗示什么,或又笃定他不会拒绝,不过是提醒他这个事实。

他确实没打算拒绝——虽然他就是讨厌太宰治这一点。

中也挑起一抹带着些凶狠的笑意,撕咬般吻了上去。

做就做,谁怕谁。

不过他还是讨厌户外,而且为什么又是小巷。

希望这次不要碰见人虎。

这么想着的中也,突然听到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。

他猛地回头,发现港口黑手党冷血无情的干部站在小巷外,像往常那样一手插口袋一手挡住嘴,像往常那样眼神冷酷锐利,衣角飞扬。

脚边掉了一本城市地图。

虽然中也很明显地感觉到冷血无情的干部僵硬掉了。

同时也感觉到黑手党内心的震惊和难以描述都快具象化成罗生门了。

这如同死一般的气氛僵持了将近半分钟,黑手党终于咳嗽了两声打破了这个僵局。

“咳,我只是来接头的。”黑手党镇定地捡起地图,冷静地朝他们点头示意,“你们继续。”

嗯,虽然脚步快得不正常就是了。

中原中也看着以异常的速度快速赶离现场的同事,就着揽住太宰治脖子的姿势,把太宰治往下一拉,用膝盖狠狠地撞进太宰治的腹部。

“……妈的太宰!!”




气愤不已的中原中也终于意识到了在狭窄地形里打架的不利,和每次在小巷里想干掉什么都一定会被人看见的诅咒,所以第三次打架的时候,中原中也在经过小巷前就先把太宰治揍了一顿。


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越想做什么事就越容易被发现,就像妈妈永远都知道你偷看了电视一样】

评论(2)

热度(92)

  1. 咸鱼中的甜食患者哼哈叫做蘋果哈 转载了此文字